〈塘西花月痕之裝電話阿姑〉南音曲文(2016. 12. 17.)

(一)

裝電話個阿姑係長樂三樓個金仔,響遍塘西。
幾多公子闊少,對佢如癡如迷。
佢有活撥性情,但有可憐身世。
早年喪父,淪落青樓甚悲淒。
綽約風姿,甜美聲底。
能歌善舞,冠絕同儕。
所與交遊,非富則貴。
出手闊綽,總係樂而忘歸。
恩客之中,有中流柱砥。
中西人士,都慕名而來。

(二)
有位少壯,佢叫穎川大郎。
家聲好似,響當當。
大郎父親,與金仔父一樣。
經商上海,原是同行。
大郎亂指一通,兩老有生意來往。
搏得金仔對佢,另眼相看。
況且睇在金錢,與佢多來往。
同他親切一下,也無妨。

(三)
佢地鬥闊綽,弄到兩敗俱傷。
一個虧空公款,一個敗走商場。
穎川大郎,佢就做假帳。
金錢散去,把信用傷。
老豆發現,都查明真相。
要佢自生自滅,差點自縊懸樑。大郎孑然一身,難把自身養。
金仔見佢,就心傷。
借佢二百文銀,讓佢回家往。
等佢早日,與父好商量。
大郎淚流滿面,把多謝講。
明日就買張船票,好還鄉。
可惜身有個錢,心就癢,佢手又癢。
諗住搏返幾鋪,就入賭場
財不入急門,俗語都有話講。
雞啼都未至,就輸清光。
金仔長嘆一聲,就無話講。
但又再借佢二百,囑咐不可再荒唐。
誰知大郎又癮起,又再賭場往。
輸了一半,就心驚慌。
一手爛牌,把「曬冷」講。
又輸乾輸淨,返去倒臥在床。

(四)
隔日金仔唔放心,把人來訪。
低聲問道,你又輸清光。
大郎無言與對,怕金仔心傷創。
自打幾巴,痛哭在當場。

紅牌阿姑,習慣觀色相。
明早使人買船票,等你好還鄉。
大郎跪地叩頭,大恩銘記心上。
返去洗心革面,做個好兒郎。

(五)
未償花魁帳,香港便禁娼。
好多妓女,都要從良。
醒目老龜公,要阿姑來學唱。
酒樓飯局,把歌喉張。
陪飲到夜宵,走牌妓女變相。
金仔都走過,幾年長。
後來出走馬交,尋找新方向。
轉行學做推拿,又唔係咁吃香。
後來有人見她,拖個孩童在街上。
裝電話阿姑,平淡收場。哀金仔,確悲淒。
一代名花,總化作春泥。
粉退脂零,年華水逝。
從良有望,嫁作人妻。
造物弄人,總有可憐身世,時歪命䞿。
回憶住事,係紙醉金迷。

(撰曲:陳志江)

(演出日期、地點: 2016. 12. 17,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按:曲文與演出時所唱略有出入,因南音板眼等曲種唱法通俗又自由,唱者多有即興增刪。為保留撰曲原意,曲文不按演出版本修改,敬請注意。)

廣告